转子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转子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途家和小猪会是共享住宿领域的摩拜和ofo吗_[#第一枪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15:25:03 阅读: 来源:转子泵厂家

原标题:途家和小猪,会是共享住宿领域的摩拜和ofo吗?  这世上,总会有些让人惊奇的巧合。  同样是在10月10日,同样是融资3亿美金。途家和小猪,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的这一天,完成了自己的E轮和F轮融资。  事实上,同为国内在线短租市场的“独角兽”,已经站在行业头牌阵营的途家和小猪,难免被拿来进行比较。一个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非标住宿平台,一个是势头正旺的分享短租平台,任何一方的细小动作,似乎都可以被解读出影响行业的深远意义。很显然,成为独角兽并不轻松,其使命则是要重新定义一个行业。  但这似乎远不止如此。从过往融资背景来看,途家背靠携程和腾讯,而小猪则与阿里巴巴集团多平台展开战略合作,这样的局面难免让人浮想联翩。作为继网约车、共享单车之后,又一个诞生独角兽的分享经济领域,BAT级别的资本显然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。  然而,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。共享单车领域,ofo和摩拜曾一度站队腾讯和阿里,只是如今二者似乎都已是黄粱一梦。途家和小猪会重蹈其覆辙吗?在共享经济整体步入低谷的情势下,以途家和小猪为代表的本土短租玩家,是否还能继续逆势而上呢?  慢热的赛道  在成为独角兽的道路上,途家用了45个月,小猪用了64个月。  相比谷歌用时8年、Fackbook用时6年,这样的成绩似乎并不逊色。但放在国内共享经济的大赛道上来看,这样的速度算不上快——滴滴、摩拜用了2年的时间,ofo则是用了1年的时间。  从共享单车和共享住宿发展状况的极端对比来看,让国人接受共享住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  一方面,其出租人和共享者的需求匹配门槛较高,共享物贵重且归属于出租人,双方需要承担使用风险和责任风险,扩展市场较为困难;另一方面,国内共享经济的顽疾在于信用基础不甚牢固,一旦出现信息不对称情况,或者共享物极其贵重,平台审核和处理将成为主要准则,从而进一步对市场供需匹配及规范化的效率造成阻碍。  这从根本上决定了在线短租的发展缓慢。2011年前后,国内短租玩家开始入局,直到2015年,整个市场才被培育起来。但时至今日,在线短租平台仍旧没能迎来如同滴滴般的爆发性增长。此外,由于市场本质和社会氛围的不同,Airbnb在中国也未能实现其在国外的旺盛之势,本土玩家更是在师从Airbnb的基础上,从零开始摸索着符合自身的道路,这自然需要更久的时间。  另外,滴滴及摩拜、ofo本质上并非纯粹的共享经济,而是更倾向于变相的租赁经济。  在强烈的市场需求催生下,其共享物由平台提供、供给侧可保证稳定,几乎没有出租人及共享者供需匹配的门槛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中国似乎缺乏实现纯粹共享经济的真实土壤,在线短租玩家的成长势必伴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善和演进;而如今资本对短租玩家多有青睐,途家和小猪的成长,反而凸显出这种“慢热”的价值。  尤其是对比共享单车盈利模式已经崩溃,途家和小猪做重运营、提升平台干预比例的模式,也随着短租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,显示出后发的竞争力优势。  途家选择了最重的模式,其前期并非从C端切入,而是直接跟房地产商拿房源,并采取类酒店式的统一管理和集中式物业,建立线下管家与房屋托管服务,更倾向于HomeAway的模式。此外,途家还成立斯维登酒店管理公司,提供标准化的服务流程,搭建起“自营+平台”的双重运营模式。  在完成D轮融资后,途家也开始进军C2C房源共享领域,引入房东自主经营的房源,从而在房源争夺上再下一城,意图拓展其生态边界。而其与小猪的正式竞争,也由此开始。如今,途家是B2C+C2C模式的混合体,又重又全的运营体系下,似乎更容易受到资本的青睐;反过来看,巨大的房源及运营业务体量,也自然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。  小猪采取的是最像Airbnb的C2C模式,向房东收取10%的佣金;同时平台主动承担了第三方增信工作,例如平台实地考核房源质量,提供保洁、拍照、智能门锁等基础服务,构建交易点评系统、为用户购买保险等。  同时,其整体运营所涉及的范围更加精细和下沉:从前期的房屋设计装潢、中期的服务提供及物品保障、后端的平台运营等各个环节发力,以此争夺更多优质房东及房源。  但在房源供给端的标准化探索上,相比途家在各城市设立服务站点、搭建服务团队的模式,小猪采取的是更“轻”的众包模式,并推出了相关品牌“揽租公社”。房东可以发布相应需求,相应服务人员以抢单的方式去完成。  同样是利用庞大的服务生态作为基础设施,途家和小猪采用了不同路径的服务链条来支撑平台发展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轻视运营难度的共享单车,盯准的是高频场景;而短租消费频次低且客单价高,却采取了更重的运营模式,这无疑也将延长短租业务的跑通时间。  还有一点不同,网约车、共享单车所要改造的是较为落后、市场化程度较低的属地,而短租 所要面对的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酒店业,这样的差异也决定了前两者曾采用的烧钱补贴,在短租领域很难行得通。  在共享经济领域,虽然高频场景是眼下激烈交战的发生地,但变现效率更高的中低频场景项目正在逐渐接近战场中心。即便慢,但总归也是跑出来了。  谁能活得更长?  在近7年的时间里,途家的战略性融资及其数次并购,正在使国内在线短租市场有多家对峙,变为途家一家独大的局面。  2016年6月,途家宣布通过股权置换资产的方式,用自己的一部分股份现58同城换取蚂蚁短租100%的控股权。同年10月,途家并购携程、去哪儿网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,由此成为途家重要的流量入口。  这或许与途家CEO罗军看待并购的态度有关。“途家的并购还会继续,接下来途家的并购目标一方面要与其在产业链和业务上有互补,另一方面是双方企业文化是否契合,并购的范围‘包括国内和国外’。”  在2018年1月31日,途家宣布收购海外民宿预订平台大鱼自助游,并在合并后成立新的海外事业部,发力国际业务。至此,途家整合蚂蚁短租、携程民宿、去哪儿民宿、艺龙民宿、58赶集、微信酒店、芝麻信用、大鱼自助游及途家自身,共9个平台的房屋库存。  在并购携程、去哪儿网民宿业务之时,途家旋即跟进了组织拆分和架构调整——线上线下业务拆分。在投资人公孙策(化名)看来,途家比较擅长通过资本结盟来拉拢各种资源,收购是其中的典型手段之一;但并购只是途家调整发展战略的第一步,途家内部还需要通过不断的分拆和调整,来适应规模持续扩大的步伐。  在途家之外,小猪占据第二位置。与途家不同,小猪走的是一条通过解决信息不对称和信任问题,拼命细化差异服务来培育租住双方的道路。  与途家一开始就充满侵略性的进击轨迹不同,小猪的成长呈现出一种更为自然的增长状态。在投资人方鸣(化名)看来,从一开始的线下获取房源、纯Airbnb模式运营,到后来的以个人房源为主、加重运营的模式,从移植创新到跃迁创新,更加带有典型的创业企业的影子。  而从摄影服务,到特色住宿计划,再到“无忧入住”计划、商旅服务、海外业务、揽租公社及其与飞猪合作的“先付后住”服务,小猪一路“小步快跑”。虽然速度不算快,但方鸣认为,小猪在短租供应链端和需求端的持续深耕,为其赢得了自由生长的原动力。作为目前国内短租市场的一支独立力量,小猪似乎更像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观察样本。  而在2017年11月跨入独角兽行列后,小猪的布局节奏明显加快。  2018年3月,小猪短租与Agoda达成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;4月,小猪第二总部落户成都,并推出全新业务品牌“揽租公社”;5月,小猪与云掌柜宣布合作开发民宿专用PMS;6月,飞猪与小猪合作打通流量入口;7月,小猪与海南旅发委达成战略协议;8月,小猪向闲鱼全量输出其国内房源。  另据腾讯深网报道,小猪曾是途家企图并购的目标之一,但该提议被小猪CEO陈驰否决。按照此前罗军的并购逻辑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次夭折的并购似乎也说明途家和小猪,越来越像了。  这与当初摩拜与ofo的竞争态势多有相似。虽然在市场份额上,小猪和途家仍有悬殊,但作为国内在线短租领域仍旧存活下来的老兵,终成独角兽的二者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发展模式。  在公孙策看来,途家擅长利用资本驱动,企图抢占绝对的市场份额,在一家独大之后,再来探索内部的精细化管理,这与ofo代表的新型互联网思维模式下的成长路径相似;而小猪通过对新业务模式的持续探索和深耕细作,亲自下场培育用户和市场,利用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来建立自己的护城河,则更类似于摩拜的创业路径。  实际上,国内在线短租玩家有一个不成文的共识:酒店业才是其真正的竞争对手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当合并不可行,共享住宿领域的真正竞争,不在于谁的市场份额有多大,而是谁能在激烈的竞争中活得长久,并对行业标准产生更大的影响。  此外,公孙策推断,共享住宿领域或许也正在上演着巨头生态布局的争夺。BAT想要补足生态,最常见的做法之一,就是投资某个领域的头部平台。很显然,途家和小猪符合这样的条件;未来一段时间内,两家平台或许都不会缺钱。  至于途家和小猪会不会上演摩拜和ofo的合并之争,公孙策的态度则较为乐观。在其看来,短租的跑道虽然火热,但还没有完全跑通,巨头尚且不会展开厮杀。同时,与共享单车领域不同,途家背后的腾讯和小猪背后的阿里,目前并没有显露出强势的控制意愿。但最终二者会否借资本角色施压,尚且不好判断。  下一场竞争  在共享单车游戏的下半场,摩拜有腾讯支持,最后委身美团;曾投资ofo的阿里转而支持哈罗单车,ofo则陷入话语权争夺的内耗。  虽然共享单车的热潮逐渐褪去,但这并不代表共享经济也失去了其原有光环。关于共享单车如今的窘境,公孙策和方鸣认为,来自资本的压力助长了该领域的焦虑。在盈利模式有巨大偏差的情况下,资本的盲目进入,导致后期无法顺利变现,从而给企业本身带来巨大的压力。但目前来看,共享住宿这条赛道中,玩家们的融资情况则更为良性。  一方面,在途家和小猪的投资方中,均出现多名老股东持续跟投的情况,这也间接表明了在线短租行业的成长有着稳步的提升。另一方面,除了资本的投资,途家在每轮融资中也会引入资本以外的匹配资源,更为精准的资本引入,或将为在线短租的发展提供更加多样化的支持。  而在资本之外,途家和小猪还将面临更加复杂的竞争局面。  比如,榛果民宿正在借助美团的流量快速吸引小B、铺开市场,Airbnb也于今年7月投资国内民宿托管平台城宿,正式加入线下运营的比拼;有家民宿也在携程的战略支持下横空出世,利用资本杠杆补足优质供给。  但这未必是件坏事。在线短租行业相对复杂,是一个多样化供给对应多样化需求的闭环交易平台,涉及到互动管理、平台运维、线上显现资源整合等多维度运作,还未有一家平台达到“全能”。  另外,不同于摩拜和ofo各占45%左右市场份额,难免正面交战的情况,在线短租玩家的竞争格局还没有最终形成,以房源为核心的新一轮跑马圈地仍在进行中,留给玩家自身的成长空间还有很大。  换句话说,在线短租行业还未步入成熟阶段。一个行业成熟的标志之一,则在于行业标准的建立。显然,仍处在法律灰色地带、面临监管不确定风险的国内短租玩家们,仍有后顾之忧。对此,公孙策表示,或许这也是国内短租市场还未形成激战之势的原因,因为每个玩家都是战战兢兢。而途家和小猪也许还要做出新的选择。持续追加多轮投资后,体量越来越大的两个独角兽,是否要正式走入资本市场?这也是身为独角兽的又一个苦恼。  而这还不是全部。近期,途家、爱彼迎、小猪等平台纷纷表态,严禁“刷单”等滥用平台评价机制的行为。而在小猪2018年中数据报告,及途家《2018十一出游民宿预测报告》显示,80后90后仍为在线短租的消费主力。如此情况下,在线短租玩家自身成长的速度,能否跟得上消费者对行业认知的提升速度,已经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。

自爬式电动葫芦货源

热收缩包装机图片

冲卷机价格